ENGLISH 手机版 网站地图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信息动态» 媒体报道

《人民好医生》专访我院儿科副主任晁爽:用温暖医术守护新生命
发布日期:2018-10-30 阅读次数:

新闻链接:2018人民好医生跟诊记 | 晁爽

发布时间:2018-10-22

 

  跟诊时间:2018年9月28日

  跟诊专家: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儿科副主任  晁爽

  跟诊记者:韩冬野  庞书丽

  

  周二一早,记者走进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儿科门诊时,正处于流感高发季,看病的孩子在诊室外拥挤着,有的哭有的睡,而家长则焦急、烦躁、无奈,或者也被折腾得无精打采。儿科副主任晁爽急步走进诊室,一放下东西,立马准备开始工作。殊不知,她此次出诊的前一天是全天门诊加夜班,已经工作了一天一夜,但一进入诊间,她立马进入了状态。“做儿科大夫,有时候要打点鸡血。”看诊前,晁爽和记者开玩笑。

 

       不怕辛苦,怕不理解


  8:30开始叫号。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3岁的小男孩,一开始看着诊间墙上贴的卡通画还很新奇,可晁爽的听诊器一塞过去,就“哇”的哭了。儿科的哭声总有连锁反应,一个孩子哭了,隔壁立马有更高分贝的回应。“能哭这么响亮啊,看来咱们的病要好了。”晁爽摸摸孩子的小脑瓜,安慰道。

  晁爽对待患儿和家属总是这样的温和耐心,连续几位患儿都中了流感的招,咳嗽、发烧,“怎么办,家里还有一个小的?”“不用打针么?”“吃东西有啥注意吗”……每个家长几乎都会问上类似问题,晁爽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解释,跟诊的护士偶尔提醒她“晁大夫,喝点水吧”,她才会在叫诊的空隙喝上一小口。

  门诊中迎来一个少见的乖巧小女孩,由妈妈带着,是个复诊的患儿,“晁大夫,孩子已经不咳嗽了,食欲好了很多,今天找您复诊后,明天就可以复学了。”女孩的妈妈说道。小女孩则有些腼腆,乖乖地由妈妈撩起衣服,接受晁爽检查,“想同学们了没?”晁爽边检查,边和她聊起天来,小女孩点点头。“明天让妈妈给你挑一件花裙子,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上学。”小女孩笑了起来,“我自己挑。”临走时,妈妈让女孩说谢谢,只见她攥着小拳头,害羞地不说话,然后把一颗糖放到桌上,立马跑出了门诊,留下晁爽和妈妈一起笑了起来。

  “有时候是一个果丹皮,也可能是一个玩具小汽车,孩子很单纯,他喜欢你就会和你分享他喜欢的东西。”晁爽对记者说,虽然她年长孩子很多,但她希望能平视每一个孩子,和他们交朋友。

  临近上午门诊结束时,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,只身一人。看出了晁爽的茫然,男子立马掏出了放在保温袋中的饭盒,“晁大夫,我闺女马上就要过生日了,每到她生日这一天,我都会想起您,没有您,就没有她。” 说着话,眼前这位年逾半百的父亲竟然哽咽了。原来这位男子的闺女是个早产儿,当时宝宝和妈妈的情况都很危险,宝宝住进了NICU(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),妈妈转入了ICU(重症监护病房),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爸爸一下子慌了神,是晁爽一直鼓励他不要放弃信念,一起努力,孩子一定会好的。果然,孩子一天天好起来,脱离了呼吸机,开始自己吃奶,小脸渐渐胖起来……而他这次跑来挂号,就为了给晁大夫送上自己亲手做的八宝饭。“这应该是让我最难忘的一份礼物了。”晁爽也很受感动。

  

  下午1:30,上午的门诊刚结束,病房打来了电话,一对新生的龙凤胎要抢救。作为儿科副主任,晁爽立马赶了过去。40分钟后,抢救结束,午饭吃不着了,下午的门诊已经耽误了十来分钟。

  晁爽每天工作近9个小时,要为70~80名患儿看诊,俗称“哑科”的儿科,“哭”是多数孩子唯一的表达。孩子不会描述自己的症状,医生主要和家属沟通。但现在的孩子是所有家庭的心头肉,父母上阵还不够,有时候陪着的大人有5、6个。在门诊中也会碰到红脸的家长,晁爽说早已经习惯了,“我能理解家长的焦急,我们只希望家长也能多理解我们,我们是一样的,都希望孩子好。”

 

       把爱带给孩子的“儿科女神”


  晁爽在科室里有“儿科女神”的称号,问及为何获得这个称号,晁爽同事透露,“除了颜值外,她总是像女神一样出现在患儿最需要的地方”。作为一名新生儿专业医师,晁爽在新生儿严重感染、黄疸、窒息、颅内出血等危重疾病的诊治及早产儿呼吸管理、营养支持等方面都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。

  “危重新生儿尤其是早产、出生低体重儿出生后可能面对很多难关:呼吸、喂养、感染、黄疸、出血等等。抢救这些危重新生儿往往风险很大,不仅对技术要求高,而且要求诊疗及时准确。稍有不慎,就会有生命危险。”晁爽说。正因如此,多年来,她养成了手机从不关机的习惯,只要有抢救,保证随叫随到。

  有一次,凌晨五点,晁爽被医院电话叫醒,得知一名刚出生5天的新生儿因“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”由外院转入新生儿科,患儿血中总胆红素值接近700μmol/L,是正常值的3倍多,急需进行新生儿换血术,否则很可能会留下严重后遗症。晁爽挂掉电话后火速赶往医院,现场指挥抢救,一方面,联系血库立即备血,另一方面在保证多面光疗的同时给患儿开通外周动静脉。库存血是冷藏的,为了争分夺秒,晁爽和同事将取来的宝宝“救命血”抱在怀里,用自己的体温加热血袋,以便手术尽快开展。做好一切准备后,晁爽和同事们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外周动-静脉同步换血疗法,动脉“抽血”,静脉“送血”,换血过程中还要严密监测患儿的血压和心率等生命体征,既不能快,也不能慢,一分一秒都要谨慎操作,而且还要准确记录。2个多小时后,晁爽为患儿换掉了全身血容量2倍的血,手术终于顺利结束了,患儿总胆红素降到正常,转危为安。

  晁爽不仅把爱带给前来就诊的小患儿,更是把爱带给了边远地区的儿童。2011年,刚刚生下儿子三个月,在接到医院的支边任务后,晁爽毫不犹豫地带着襁褓中的儿子奔赴西双版纳自治州。在那里,她为当地儿童诊疗疾病,为家长普及科学育儿知识,也为医生护士查房、授课。在美丽的西双版纳,她积攒了很多“大小粉丝”,与边疆人民结下了深深的友谊。2018年4月,她又加入到中国医师志愿者团队中,远赴非洲国家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的中几友好医院,开始他们为期20天的卫生援外之旅。“你见过几内亚的星空吗?在几内亚的夜里,简陋的手术室、危重的病患与坚韧的精神、娴熟的技艺形成鲜明的对比。”晁爽在朋友圈中记录下在非洲援助的故事,得到了很多医疗同行的点赞,甚至被媒体转发报道。

  

        坚守儿科岗位


  16年前,晁爽决定做儿科医生的时候,带教医生让她慎重考虑。“小孩没医保(2010年开始,北京学生、儿童门诊被纳入医保报销),儿科医生收入低,小孩还天天哭,不会配合你,家长还跟你打架,你真的想做儿科医生吗?”

  

  “我是真的喜欢孩子。”晁爽的决定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。在她眼中,有一种成就感是非儿科医生享受不到的,“孩子的反应特别真实生动,生病了蔫吧、没精神,小眼睛都没光了,等好了之后,再来你门诊的时候,又活奔乱跳了。”

  而据原国家卫计委统计,目前全国共有儿童医院99所,设置儿科的医疗机构共有35950个。医疗机构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约为11.8万人,每千名0~14岁儿童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为0.53人,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。而其2016年的数据显示,医疗机构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日均承担的门诊人次数是医疗机构其他执业(助理)医师工作量的2.4倍;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次数近200人次,是其他执业(助理)医师的2.6倍。

  严峻的现状是,很多在职的儿科医生还在大量出走。“我不会转行。”晁爽很坚定地对记者说。每个孩子都是由上帝牵着小手送到人间的天使,“总要有人安慰折翼的小天使。”而谈及自己的孩子,她笑称“医生家的孩子都是野草,他们自己活着。”同时感叹从医多年“真的全靠家人理解。”

  在坚持的路上,晁爽说,“接诊的每个孩子,他未来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如果从医是一场修行,儿科医生的道行可能最深。”

  编审 :罗辉

  晁爽,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儿科副主任,副主任医师,儿科学博士。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,原就职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儿科。社会任职:中国医师协会儿童健康专业委员会第四届、第五届委员会委员,北京女医师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,中国抗衰老促进会女性健康专业委员会委员,等职。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、中华预防医学会早产儿专项基金及多项院内科研及教学基金,在国家核心期刊上发表多篇论著。

  专长:研究方向为新生儿疾病及婴幼儿生长发育,擅长早产低体重儿喂养、严重感染、黄疸、窒息等新生儿危重疾病的处理,婴幼儿喂养、生长发育监测,以及儿童常见病、多发病、急重症诊治。

  出诊时间:周一下午,周二全天,周三、四、五各半天门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