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手机版 网站地图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信息动态» 媒体报道

《劳动午报》报道眼科张寒峭医师:当“军嫂”遇上“医夫”
发布日期:2019-02-20 阅读次数:

新闻链接:http://ldwb.workerbj.cn/content/2019-02/20/content_85735.htm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0

发布时间:2019-02-20

  张寒峭,一位眼科医师;王瑾文,海军驻京部队的一名军人。相恋一年余,2014年的夏天,二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从此,她成了一名“军嫂”,而他上任为一名“医夫”。在外人眼里,他俩是铁定的“双忙”夫妻,但他们的笑声里有不一样的解读——忙碌对忙碌,付出对付出,默契的爱情很幸福。

  寒峭是清华长庚眼科公认的“科花”。然而上学时,忙碌的医学生,“哪来的时间谈恋爱啊”,直到2013年她即将从北医硕士毕业,向各大三甲医院投简历时,一个不经意,简历上的大头照被“月老”一眼相中,“论文没写完,临床见习还在疯狂值班,Offer还没签……”就在这样的状态下,她先去相了个亲,说到这儿,她自己也是一脸的苦笑。

  但缘分就是这样的奇妙!一次相亲,一见钟情,来自部队的王瑾文认准了这位美女医生。于是,请假探夜班送个饭,熬夜帮忙录入论文的数据再核算,就连寒峭的闺蜜搬家也是任劳任怨,闺蜜帮腔:“小伙儿挺实在,适合做医生家属。”就这样,俩人走到了一起。

  瑾文在部队负责财务工作,审核、会计轮岗制,轮到审核岗,有可能一个月都在外地出差;轮到会计岗,“一周也得加班三四天”,军人保险制等新政推行,就职总部的他更是忙翻了天。而寒峭,白班、夜班、一线班,各种班表让瑾文“大开眼界”,出门诊、上手术、管病房,回家查文献、写论文,准备考试……如果真要分个高下,“我当医生,随着职级的升高,应该会越来越忙。”寒峭说。

  工作的忙碌影响感情吗?两人从恋爱到结婚,足以证明:爱情无关职业;婚姻好坏,“忙”也不是最关键的。

  “医生是我喜欢的职业。”寒峭说,而瑾文也珍惜军人身份,忙碌是他们打心里就接受的正常状态,彼此在事业上独立、前进。每逢空闲,瑾文就成了医院里的常驻兵,“他会跟着我一起跑去急诊,看我抢救患者,他会一脸的小得意。”寒峭说,而她也尊重一个军人把国家放在最前面。“我娃要是成了一名军医,就两全了。”

  寒峭的母亲是一位外科医师,母女俩既是校友又是同行。当医生的娃,命运似乎都雷同,寒峭说:“小时候别人玩过家家,我玩的就是给洋娃娃扎针,给表弟查体。”而现在自己的娃,在家里也是常穿着小白大褂,玩角色扮演,扒着姥姥的眼睛说,“这黑色的是角膜,白色的是结膜……”

  夫妻俩都忙,老人都在岗,孩子便成了与保姆为伴的“留守儿童”。因为加班多、陪伴少,瑾文偶尔下班回来早,孩子叫他“爸爸”甚至有点客气。

  2018年7月-12月,寒峭担任科室住院总——一个类似于全科大总管的角色,忙碌加倍。而就在这期间,孩子生病了,“看病,保姆可搞不定了。”寒峭安排着孩子来单位看门诊并输液。那一天到现在她仍然无法释怀,在手术换台的空当,寒峭穿着手术室外出服从四层跑到一层门诊看孩子一眼。“她看到我特开心,”可是没等安慰两句,电话就响了,手术室催着上台了。“我起身立即就走了,就听着她在我背后哭得特别惨。我若有半点犹豫,她只会哭得更凶。”寒峭说,很多陪着孩子输液的家长都在看她,可她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孩子病了两个月,见好后又被寒峭送回了东北老家。2019年的春节,瑾文休息5天,寒峭在科室同事的支持下,值完除夕和初一的班后,多请了几天假,“两个月没见孩子,太想她了。”

  其实,在现实生活中,这样的“军”“医”组合,甚至更加忙碌的夫妻组合比比皆是。他们的爱情和婚姻经验是“做好自我调节,做好时间管理”。他们是现实版的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。

  □韩冬野/文 张寒峭/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