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手机版 网站地图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信息动态» 媒体报道

《医师报》刊登我院儿科晁爽副主任医师文章:我更“怕”好患者
发布日期:2019-04-26 阅读次数:

新闻链接:《医师报》第594期

发布时间:2019-4-25 

晁爽向小患者的家属解释病情

  当了这么多年儿科医生,我以为我最怕无理取闹的患儿家属。但后来我才发现,面对那些依从性特别好、特别配合的好患者时,我竟然更紧张。

 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和他的父亲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,孩子患了支气管炎,血象正常。我告诉家长,孩子虽然发烧,咳嗽明显,但肺部听诊正常,血常规也没有异常,临床证据比较支持病毒感染引起的支气管炎。我倾向于不给孩子用抗生素,而进行对症治疗。孩子父亲温和地说:“大夫,我相信医院,相信医生,您说怎么治就怎么治。”我给孩子开了药,并主动给孩子约了3天后的复诊。我核对了处方,跟诊护士在交给家长处方和病历时,也认真看了好几遍——我俩都有点紧张,这个家长太好了,我们不想出现一点差错,不想让他失望。

  我每天要看70~80个患者,但3天里,我竟时常想起那个家长,惦记孩子的病情。3天后,他来复诊:“大夫,孩子好多了!谢谢您!”我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还有一次,一位个子特别高的妈妈带着4岁女儿来到门诊。妈妈很漂亮,彬彬有礼,习惯称呼医生为“老师”。孩子只是上呼吸道感染,但肺炎支原体抗体IgM阳性,我建议孩子口服阿奇霉素,同时配合止咳化痰等对症治疗。妈妈一遍遍道谢后带孩子走了。但几天后,她又带孩子来我门诊,说孩子加重了。我一听诊,坏了,肺炎了,需要拍胸片确诊。那一刻,我心里很过意不去,我的治疗方案没错,但孩子还是进展为肺炎了,我觉得有些惭愧。“老师,我们吃药了,为什么还会变成肺炎呢?”孩子妈妈疑惑地问。我耐心向她解释病情有可能进展。“好,那我们去拍片子。谢谢老师!”

  胸片回报,确实是肺炎,鉴于口服药物效果不好,我建议门诊输液治疗,并配合雾化。孩子不过4岁,天天扎点滴确实让人心疼。但是孩子妈妈却没有任何质疑和反对。在孩子输液的几天里,即便不出诊,我也忍不住要问她的情况。最后一天,家长带孩子找我复查,孩子恢复得非常好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如今医患关系的现况并不十分美好,儿科医患关系尤其紧张。我也有一颗怕挨揍的心,遇到患儿家长砸门、拍桌子的情况,我确实会感到紧张,却不会有心理负担。我可以做到“家长虐我千万遍,我待患儿如初恋”,但在这种情况下,我更多地是客观地治病救人,而很难发自内心地主观爱护。

  然而,当我们遇到那些尊重和信任医务工作者,体谅和理解医护人员的患者和家属时,却反而会紧张。我们会打起几倍的精神,专注于诊断和治疗,追踪进展和转归。因为,我们真心爱这样的病患,希望他们好起来,希望我们做的每一步,都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。(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儿科副主任 晁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