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手机版 网站地图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信息动态» 新闻动态

【医师节·暖医征文】一位87岁“邻居”的来信
发布日期:2018-09-07 阅读次数:

作者:天通苑居民 郝宝璋

  1999年,我在天通苑西一区购买了经济适用房,那时的地区标注上就有一所大型医院。我等啊,盼啊,15年后,终于盼来了北京清华长庚医院。这是天通苑地区数十万居民的福音!几年来,我多次来这里看病,接触了几个专科的多位医师,记忆犹新,感触颇深。

  一通来自医生的电话

  今年8月20日,我不慎摔倒,到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急诊科就诊。接诊的朱剑津医师分析病情后,立即安排了检查,并请来了值班的杨华东医师。等待检查结果时,我和家人先回家休息,没料到饭后六点多,竟接到了杨医师的电话——我被确诊为脊柱压缩性骨折,他请我们立马到医院商量手术的事。这是我几十年来第一次晚间接到医生的电话,疼痛还在,心里已经暖了。

  当晚的急诊室,一派忙碌景象。外科、内科、骨科等许多患者,医生们有序地接诊;接诊台的医务人员一边熟练地为患者测量血压、体温,一边为患者进行导医,忙而有序,服务温馨;办理入院后,我来到病房护士站,这里的登记注册也样样仔细。每个岗位人员的敬业精神都让我感动。

  第二天早上六点,护理人员来为我抽血,一次次地测血压、量体温,以做好术前一切准备。中午进入手术间,两位骨科医师精心制订方案,确定位置、注射麻药,并不时地问我的感受,及时和他们沟通。从手术室回到病房,我已经感觉轻松不疼了,下午四点就办理出院了,医护人员一再嘱咐我在家休养注意事项……这里就诊的每一步,在我脑海里都特别难忘。

  就诊眼科打破了我的“老观念”

  我和老伴儿都有青光眼的毛病。老伴儿右眼已失明多年,只剩左眼有一点视力,我自己经常眼压控制在十三、四左右。对于我们这种“老病号”,思想里有一种潜意识:看病时不要第一个进诊室,也不能最后一个进诊室。因为第一个病人诊断时,医生的心绪还未踏实下来,而看到最后,医生劳累半天,可能都没有精神了。

  但我在清华长庚眼科的经历打破了这一老观念。那是今年春天去看病,不巧我是最后一位患者,轮到我时已是中午快下班了,但接诊的宋丹医生仍稳稳当当地接待我,听我把疾病、检查结果都说清楚,最终看完诊已过了十二点半了。这让我想起央视节目中一位著名医疗专家讲:“诊室有两个专家,一个是医生,另一个就是病人,一个称职的医生,首先把病人积极性调动起来,让病人把病情讲清楚,才能诊断,对症下药。”宋丹医生就做到了这一点,让我佩服。

  另一次是近日,我刚刚做手术第三天,眼睫毛扎的流泪不止,8月23日下午一时,我是第一个看病的患者,接诊的王韧琰医师,是位年轻大夫。女儿介绍我刚手术,王医师问我,忍着疼痛来的?我点了点头。她小心更小心地为我拔倒睫,一边还安慰我,开了支眼药,她非常体贴病人,一位年轻的医生,尽职尽责地温馨服务,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两次经历彻底推翻了我的原来的想法,其实医生的敬业与医德才是核心。

  我是清华长庚眼科的常客,这里的医师从主任、专家到普通门诊,医师的姓名我都了然于心,如胡运韬、郭立斌、司山成……眼科的作风优良,看病过程中,医师还会互相切磋,不时地交流,汲取别人的宝贵经验,这在我看来也是可贵的。

  治疗皮疹的故事

  我的左脚回骨有一块皮疹,已困扰我十多年,吃降压药对它有副作用,换了几种皮肤用药都没什么效。无奈之下,我到清华长庚皮肤科寻办法,接诊的舒丹医师看诊后,怀疑是小腿静脉曲张引起的,给我开了外用的药,详细地教我药液先后使用顺序,试试效果后再来做进一步检查。

  一周后,药效很好,我复诊后又用药一周,皮疹明显消退了。后我又辗转全科医学科、血管外科,确诊了静脉曲张,结合我的实际症状,专家说先不用管他,如果皮疹越来越扩大,再来就诊做手术打算。现在两年过去了,皮疹无变化,不时抹点药膏,我已放心了。我要分享皮肤科就诊的经历,因为舒丹医生经验丰富,不仅治疗病症,还追本溯源发现静脉曲张,我很佩服这位年轻的医师。

  赶逢我国第一个医师节,我虽因骨伤养病,行动不便,但我坚持找到打印社分享三段就诊经历。受益于家门口的医院,愿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越办越好,并祝福为所有患者辛劳服务的医师们,为他们的敬业、温暖点赞。

 

  郝宝璋

  2018年8月28日于家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