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手机版 网站地图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信息动态» 新闻动态

清华长庚两科室联手 终于摆脱令人“头大”的巨大血管瘤
发布日期:2019-04-19 阅读次数:

 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4月19日电(文/文宣组南子钰 神经外科供稿)“医生,我小时候就以为脑袋上这个是胎记,没怎么管它,谁知道越长越大,2013年到当地医院一看,这才知道是头皮巨大血管瘤。有头发时不觉得怎么样,剃了头发发现这家伙长得真大!”

 

  令人“头大”的疑难杂症

  张先生出生时右顶枕头皮就有一块“胎记”,几十年来逐渐长大,并且表面反复溃破,种种反常让他起了疑心。这究竟是不是普通的胎记?当地医院通过血管造影(DSA)诊断为头皮巨大血管瘤,并且分两次结扎左侧颞浅动脉、左侧枕动脉和右侧颈外动脉,随后额部引流静脉缩小。但是由于具有十分高的大出血风险,医院并未给出具体解决方案,张先生也没有做进一步处理。

  与普通人相比,张先生患处动静脉发生畸形,原本连接动静脉并承担营养物质交换的毛细血管网缺失,动静脉直接相连形成复杂血管团。动脉供血,静脉回流,将巨大血管瘤处流入的动脉进行结扎,静脉引流,可以暂时缩小这个危险的“大血包”。然而这种方式终究治标不治本,6年来,张先生头皮血管瘤逐渐增大且体部反复破溃。

  复杂且众多的皮下动静脉血管团,稍有不慎就大出血,这个发病机制不明的棘手巨大血管瘤,令一众医生望而却步,张先生和家人一筹莫展。

 

  大出血阴影下的信任抉择

  清华长庚神经外科门诊诊间中,郭毅副主任医师见到了张先生,纵横交错且扭结畸形的动脉、静脉仿佛在患者头部布下凹凸小路,再三破溃的体部存在很大感染风险,一旦血管溃破发生大出血就会危及生命安全。

  反复诊察患处,郭毅陷入思索:如果进行手术切除,如此巨大的头皮血管瘤,动脉与静脉交汇往复,每一步稍有不慎就是大出血,患者、家属、医生都将承担巨大风险;与著名介入专家姜除寒教授反复讨论该病例后,考虑如果不进行手术切除,介入或姑息治疗可以解一时之忧,但定时炸弹并未拆除,何况一旦发生介入后远隔部位栓塞,仍然会危及患者性命。看向患者和家属迫切期盼的眼神,郭毅决定将患者收住院进行治疗。

  大出血,大出血,大出血!仿佛阴影一般笼罩在患者身上,手术中如何最大程度降低大出血风险?切下瘤体后,如何进行大面积缺损创面封闭?除了患处,看似正常的皮下组织是否还存在大量畸形血管团?创面愈合时一旦出现感染或坏死如何处理?一个个问题接连抛向郭毅,仔细研究治疗方案后,郭毅找来患者及家属,详细告诉他们手术需要面临的各种风险,一旦某个环节出现纰漏,患者大出血就会危及生命。凝重的气氛蔓延,然而患者及家属并没有思考太久,他们说,“郭医生,都按照您说的做,我们都配合,我们相信您!”

 

  三次手术击退巨大血管瘤

  与常规手术不同,为减少大出血的可能,手术将分为三次进行处理。经CT血管造影和术前检查,由于患者患处动静脉直接相连并且供血动脉异常扩张粗大,血液直接冲入静脉,高张力极易导致大出血,分期处理能够降低手术风险。因此先行全麻下结扎血管瘤的供血动脉,阻断“进水”道路。第一次结扎右侧颞浅动脉和右侧枕动脉,第二次结扎可触及的较粗大供血动脉,两次手术一共结扎7处动脉。其后可见血管瘤比较明显的张力下降,动静脉混杂处手术风险降低。

  两次前期手术后,张先生反应良好,郭毅医师暂时放下了一半的心,行血管造影DSA检查再次排除和脑内循环交通,确定可以进行切除手术。经与整形外科杨建民主任团队多次讨论,确定最后一次的手术方案为:切除头皮血管瘤及枕部皮下血管畸形团,一期取中厚皮片植皮。手术不仅需要切除血管瘤,还有大量的皮下畸形血管团,除了防止粗大血管出血风险,还要注意细小血管团大量渗血的可能。取下瘤体后,由于缺损创面很大,封闭时需要移植背部皮肤,与患者不正常的皮下组织进行融合。

郭毅医师(右2)与李薇薇医师(左2)联合手术

 

  手术由神经外科郭毅医师和整形外科李薇薇医师团队配合完成,术中沿病变周围正常组织处环行切开,帽状腱膜下游离,切口自枕部后正中向颈部延长,切除右枕部皮下畸形血管团,切口自右颞部耳前向下延长,自颧弓水平结扎颞浅动脉主干,结扎并切除右侧耳前最粗大的异常引流静脉。难能可贵的是,由于前期准备及术中的密切配合术中出血不多,仅300ml即将如此巨大的血管畸形完整切除。

  手术后的张先生已经转入普通病房,精神状态极佳,恢复情况良好。十六年了,终于摆脱头皮上的巨大血管瘤,新生从“头”开始!

术后恢复良好的头皮情况